• 最新论文
  • 资本视角下的大消费:万亿级领域的新机会在哪里? 以歌声点亮点点星光 陈意涵Estelle《我喜欢你》全新首播 军事医学科学院高志贤研究员做客食品科技论坛 邓超晒孙俪骑车照:为什么骗我? 非常完美 | 你愿意为爱等多久? 唐骏:我不怨恨方舟子更谈不上感激 邓超晒孙俪骑车照:为什么骗我? 恋爱时期,男人最喜欢被女人喊的几个称呼,女人学会了,男人会为你着迷 冬季养生,如何补肾护阳、润燥养阴 全体员工都收到了一封“人事任命信”,乐视内部“调整”,神秘登场高管是谁? 非常完美 | 你愿意为爱等多久? 邓超晒孙俪骑车照:为什么骗我? 唐骏:我不怨恨方舟子更谈不上感激
  • 推荐论文
  • 资本视角下的大消费:万亿级领域的新机会在哪里? 以歌声点亮点点星光 陈意涵Estelle《我喜欢你》全新首播 军事医学科学院高志贤研究员做客食品科技论坛 邓超晒孙俪骑车照:为什么骗我? 非常完美 | 你愿意为爱等多久? 唐骏:我不怨恨方舟子更谈不上感激 邓超晒孙俪骑车照:为什么骗我? 恋爱时期,男人最喜欢被女人喊的几个称呼,女人学会了,男人会为你着迷 冬季养生,如何补肾护阳、润燥养阴 全体员工都收到了一封“人事任命信”,乐视内部“调整”,神秘登场高管是谁? 非常完美 | 你愿意为爱等多久? 邓超晒孙俪骑车照:为什么骗我? 唐骏:我不怨恨方舟子更谈不上感激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资本视角下的大消费:万亿级领域的新机会在哪里?

    来源:www.bloodonthemotorway.com 发布时间:2020-01-10

    2018年12月5日至7日,青科集团和投资界在北京举办了第18届中国股票投资年度论坛。论坛与业内知名学者和贵宾携手传承传统,改革旧与创新,分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展望市场未来。

    在现场,英岗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刘帝子作为东道主,在“从资本的角度看大消费”的主题下,与天图投资的CEO、管理合伙人、首席投资官冯卫东、左宇资本的创始人兼CEO胡卫东、五岳资本的创始合伙人姜一伟、林静投资的常务董事李德纲、福坤风险投资的常务合伙人程鹏、九河风险投资的创始人王晓、邢珊资本的合伙人朱思兴进行了精彩的对话。

    以下是投资界编辑整理的对话真实记录(id: Pedialy 2012):

    刘帝子:我是刘帝子,英岗资本的创始人。我一直专注于消费品市场的投资。我们过去投资过二手车、教育等领域,以及回归中国的海外消费品牌和教育品牌。代表性项目包括家联房地产、车智宝、李三国际教育、腾讯音乐、姚明康德、中安保险等。

    消费是一个非常有趣的话题,它与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数据显示,在未来十年,中国将在消费品上花费56万亿元。2017年,中国国内消费品市场将贡献全球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的20%。中国消费品的力量给世界整体经济布局带来了巨大变化,许多新的投资机会正在中国酝酿。

    今天,我很荣幸能和著名的投资机构坐在这里讨论投资的话题。请自我介绍。

    冯卫东:我是天图投资管理合伙人冯卫东。天图专注于大消费领域的投资,包括食品、服装、住房和交通,以及教育和医疗服务。我们主要投资长期项目。

    胡卫东:大家好,我是胡卫东,左宇资本的创始人。左玉资本是中国的一个非典型投资机构。我们注重产融结合,重点发展文化旅游产业。我们的业务包括文化、旅游、体育、娱乐和新消费模式的生活方式。我们称之为旅游内容投资。此外,我们将把重点放在旅游目的地,特别是更人性化的景点。我们将在后期投资和升级景点。我们还将就旅游目的地进行深入磋商。我们深深地投身于吕雯的大消费细分。

    姜一伟:我是姜一伟,吴越资本的创始合伙人。我们是一家早期的风险投资机构,专注于首轮投资。消费与技术的融合是我们在消费领域投资的主要方向。消费行业的投资约占我们基金规模的50%,其次是金融技术和数字经济。在消费领域,科技如何真正提高生产率和效率,如何改变整个行业的毛利和人力效率空间,是我们投资的重点。

    李德纲:我是林静的李德纲。林静与其他几个组织略有不同。我们从2级开始,现在我们也在做1级。自2007年以来,管理规模已超过100亿美元,一级市场接近100亿美元。我们主要投资于项目的中后期。无论是一级还是二级,无论是a股还是美股,消费部门都占了我们资产的最大比例,近几年来占了近50%。我们专注于中国占主导地位的消费和制造业。

    彭成:我来自福冈首都。我们与地方政府基金合作,投资于与地方政府相关的行业,如消费,包括互联网消费,这也是我们关注的一个领域。

    王晓:我是九河风险投资公司的创始人王晓。我们进行早期投资。我们着眼于与数据相结合的早期新消费品。我们利用数据和互联网较轻的模式和优势,逐步将当前少数民族的一些类别和品牌转化为大众的类别和品牌,这是我们的重点方向。

    朱思兴:我是邢珊资本的合伙人。邢珊首都相对来说是个溜溜球

    刘帝子:消费是一个特别大的投资领域。随着行业的不断变化和发展,我们今天将关注不同消费投资的细分领域。特别是在过去的几年里,新兴技术、互联网思维和传统消费的结合产生了一种非常新颖有趣的商业模式。从传统的电子商务到今天的电子商务与线下商店的结合,如拳师马生(Boxer Masheng),如Chattering电子商务,都使用互联网手段来提高消费效率。

    所以,关于“新技术手段与传统消费相结合”的话题,请先请吴越首都蒋将军讨论一下。

    姜一伟:吴越资本一成立,我们就非常关心什么样的化学反应技术会给这个行业带来什么。然而,技术和消费相结合产生的化学效应并没有每个人想象的那么好。使用技术来改善消费场景和入口不如这对夫妇的妻子在街上购物那么有效。

    消费行业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参与者的收入不高,成本也不高。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个行业已经形成了一个成熟的产业链,但是利润是通过降低劳动力成本来实现的。如果科技不能得到很好的利用,效率的提高在短期内可能是虚幻的,甚至在很多情况下效率会下降,这也会对毛利产生更大的影响。

    如果科技不能增加消费领域的毛利,供给方和需求方都不能提高人的效率,人员的参与也不能减少,那么使用科技的结果就一文不值。

    所以我们得出结论,“时间、地理位置和与人和谐相处”非常重要。科学和技术的结合将使传统部门效率提高的速度提高一倍或三倍。如果科学技术不能增加毛利,那么就需要讨论科学技术在消费领域的价值。人的和谐就是人的效率,人的效率可以通过两种方式提高:一是提高人员的产出,二是减少人员的参与。如果“时间、地理位置和人类和谐”这三个点不能因科学技术的融合而得到改善和提高,即使这个支路今天能够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并创造出空气出口,从长远来看也可能产生负面影响。

    刘帝子:刚才,江总是从科技的效率和价值的角度来评论。事实上,互联网科技和消费的许多组合,如果在科技出现的早期就被掌握和介入,将会有更大的长期投资回报空间。请九河风险投资公司山形资本的王宗和朱总从这个角度进行评论。

    王晓:让我们看看早期消费的商品。有几个总结。首先,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削减相对交通奖金的地方。例如,一个大型电子商务平台可能需要一些类别。如果这些类别可以成为头的类别,也可能有交通奖金。微信生态可能会带来一波交通红利。它可以进入便利店的一些货架,这也是交通奖励。这是交通奖金的选择。

    第二,消费既没有升级也没有降级。这只是形式、渠道和品牌的变化。我们将关注一些新的类别、新的消费模式和形式。社交流量也是红利流量,这两者的总和已经成为一些类别和品牌早期布局的核心因素。

    朱思兴:我们非常相信科技会改变世界。我们的基金在过去两年投资了许多教育项目,主要是在互联网上。我们已经看到了过去两年的发展。最直观的体验之一是教育行业正受到互联网技术的深刻影响。虽然很多教育机构在过去六个月都在谈论人工智能,但我们的观察是,在过去两年中,对教育影响最大的技术是直播。所有在线教育都使用这项技术,它给用户和教育机构带来了革命性的变化。

    另一个是经济考虑。我们更加注重互联网及相关技术整体效率的提高,甚至不是整体效率的提高,而是领导关系的变化

    胡卫东:其实说到娱乐和体育,我们自己的内部定义是潘文旅游。它的本质是一种综合的生活方式。一旦被置于生活方式的概念之下,文化旅游的概念就非常广泛,涉及饮食、娱乐和消费的方方面面。

    我认为中国整个泛文化旅游业的机会主要集中在供给方面。在过去的几年里,大量的热钱被注入,大量的投资在技术和渠道上,但事实上这个行业本身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主要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我们的国情仍然是社会主义国家。文化大队的大部分资源和资产仍然掌握在政府或国有企业手中。他们没有动力和热情,或者优质资源掌握在十几行老村长手中。他没有能力理解1234线上消费者对生活方式的理解,他们也无法生产出满足我们生活方式需求的好产品。

    另一方面,仍然有许多旅游资源和目的地,它们一直掌握在房地产开发商手中。他们文化之旅的大部分目的是获取资源。因此,鲁文这类资产的运作缺乏主观能动性和积极性,导致鲁文在中国消费的产品质量差。我认为在未来的20年里,中国旅游业一定会有机会发展国内旅游业和国内目的地开发商。

    同时,现阶段旅游业发展不是一个完整的商业模式,而是一种良好的资源。如何将资源转化为良好的资源和商业模式需要很多授权,包括管理干预。

    我们正在投资旅游项目。一般来说,我们倾向于做一些锦上添花的项目。例如,中国可以看到许多成熟的5A和4A景点,或一些创意景点,如北京的798,以及厦门大学旁边的一些相对较好的工厂。这些新的升级和翻新项目是我们关注的主要领域。

    李德纲:我分别看文学、体育和旅游。这三个领域仍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文化产业领域很大。总的来说,它正处于发展和调整阶段。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包括海外在内的a股市场的整体文化价值在过去三年持续下跌,是最糟糕的行业。旅游业在中国有许多超大型公司,如中国国家旅行社和中国青年旅行社。

    鲁文有几个特点:第一,它与房地产在本质上高度融合;其次,这只是一个消费场景。物质和精神文化都可以在这个场景中被消费。因此,旅游业可以有大量的公司,但从创业和早期公司的角度来看,可能性相对较小。由于旅游业正处于发展的中后期阶段,大型旅游项目由大公司控制。

    体育界只有一个行业赚钱,那就是卖衣服和鞋子。已经创造了1000亿市场价值和1000亿收入的公司正处于体育内容和知识产权的早期阶段。我们看到了一个受欢迎的趋势:房地产公司正在加入进来,因为所有房地产公司都将在2018年转型,与鲁文和体育公司合并。最终目标是设法得到不能被征用的土地,并使其更便宜,这给鲁文和体育公司带来了许多机会。

    胡卫东:我想补充两点。我仍然想为文化旅游业做一个广告。首先,我们称之为旅游内容产业。我们都把它放在闻达路的概念里。为了实现一个好的商业模式,这些行业的这类公司可能仍然需要结合旅游线路下的消费场景。

    第二,旅游业本身就是一个交通行业,吸引了大量的人来到这个地区。同时,在开发过程中,景区可能会抬高周围房屋的价格,收入也高于景区。由于流动性强,大型工业集团不得不安排文化旅游。独角兽的培育

    刘帝子:“独角兽”现在是一个非常流行的概念。人们对独角兽有不同的理解。天图资本的宗峰和福云资本的彭成在过去投资了许多消费企业。你如何找到这些独角兽并培养它们

    冯卫东:对于独角兽在不同地方的定义有不同的看法。一是估值应该在很短的时间内超过10亿美元。在考虑背后的投资回报时,我们应该首先考虑这个行业或类别的上限有多高。只有那些天花板较高的行业更有可能种植独角兽或超级独角兽。因此,作为投资者,我们应该首先选择数万亿或至少数万亿的行业。任何数万亿的大型行业都有这样的机会。不同的行业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有不同的痛点。换句话说,他们的价值中心在不断变化。因此,投资的时机非常重要。天图专注于消费行业,多年来积累了自己独特的投资分析系统,所以这里不再赘述。

    举几个例子,我们知道农产品是一个数万亿美元的产业,仅水果就有一万亿元。但是,没有生产水果的产品品牌是按初级农产品销售的,渠道属于核心地位。因此,我们投资了三年前价值20亿元的渠道品牌百国元。在此之前,最后一次再融资价值超过100亿元,这也是一个独角兽项目。

    家居装修也是一个万亿美元的产业,产业链长,使用频率低。随着新技术的出现,一些快速发展的企业通过新的商业模式应运而生。我们已经投资了艾嘉人寿,三年的订单量超过一百亿,这在过去的传统模式下是不可想象的。

    还有《小红书》。当我们投票时,我们是独角兽。在过去两年里,我们也取得了快速增长。这背后是生活方式的改变。

    因此,只有在这些新技术明显被赋予、过去落后、痛苦点更多的主要行业中,它们才能实现爆炸性增长,并通过充分的创新成为独角兽。

    程鹏:独角兽有市场的定义,政府有政府的定义。独角兽背后的本质是投资机构和企业需要探索的。

    我们认为第一个是行业。该行业所处的市场应该足够大,能够为企业提供足够的跑道来运行。第二,企业应该有高速增长。企业应该打破现有的物理界限,或者使用高科技手段或互联网来打破物理界限,实现快速增长。我认为这符合这样的特点。此外,企业的创始人在行业中有着深厚的积累。包括持续深入学习的能力,我认为那些符合这些特征并能继续为C端客户或B端客户创造价值的企业有潜力成为独角兽企业。

    展望消费领域的未来

    刘帝子:我还分享了英钢资本在消费品领域的一些投资经验。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许多本土企业为海外工厂做了合同制造、加工和一些低级工作,积累了大量的生产制造知识,也去了西方学习了大量的品牌建设知识和能力。中国企业正在成长为拥有品牌、技术和R&D能力的企业,越来越多的中国消费者愿意购买自己的国内品牌。作为私募股权投资者,我们一直专注于这一方向,结合国内外资源、知识产权和技术,打造中国自己更优质的消费品企业并出口海外。这是过去几年英钢消费品投资的核心理念。

    让我们邀请客人简要总结他们对消费品的投资经验或对消费行业未来趋势的展望。

    冯卫东:天图长期专注于消费领域,形成了自己的投资理念。简而言之,我们投资于由品牌和商业模式创新驱动的消费品和服务。我们将密切关注技术创新,但不会轻易行动。我们将密切关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带来的新机遇,但这些举措将出现在技术应用的成熟阶段。

    胡卫东:中国文化旅游产业的供给侧改革应该是中国供给侧改革的重中之重。我认为中国拥有如此丰富的旅游资源,完全有能力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旅游生产国

    姜一伟:我们认为投资和消费的核心是毛利和现金流。因此,寻找优秀的企业家,能够利用科技技术,能够控制现金流管理和促进毛利润,并具有这些能力是我们一直在寻找的企业家和创业公司。

    李德纲:我们必须首先考虑中国的竞争优势。我们立足中国,首先考虑中国的优势和国际化。现在中国所有的国内问题都必须在国外寻找。目前,我们也这样做。目前,中国最大的优势有两点。第一,其相对高端的大规模制造能力,第二,其勤奋和创新能力。因此,最理想的公司应该充分发挥这两个优势,能够从全球角度销售产品或提供服务。这些公司不太可能在未来受到打击或倒闭。

    程鹏:我们希望发现有工业背景的企业家和企业家,并帮助他们通过高科技手段,包括大数据和人工智能,以及通过互联网来增强这些传统企业的能力,或者在不探索利基领域的情况下实现新企业的快速增长。我们认为这是一个具有特殊潜力的领域。

    王晓:未来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越来越大,消费模式很可能成为二手或租购模式。我认为这在未来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变化,所以基于信用和租换租的租车和租车之间的互动是最重要的。

    朱思兴:我们正在寻找结构性变革的机会。在过去的几十年里,我们目前对整体大消费的看法经历了快速而广泛的增长,在市场上积累了大量的商品和服务能力及资源。这些供应方库存的激活和具有高性价比的需求方产品的有效对接是未来的巨大机遇。科学技术可以在这个领域发挥非常大的作用。

    友情链接: